查看阅读生活

《资本论》读书笔记

日期:2021-06-15     组别:政治组     作者:王锦龙     浏览量:111

                                                                                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两重含义与价值决定的问题

所谓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第二种含义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提出的必要劳动时间的“另一种意义”。马克思是从使用价值角度讨论特定使用价值在社会总劳动时间中的合理的“比例量”。“如果这种分工是按比例进行的,那么,不同类产品就按照它们的价值(后来发展为按照它们的生产价格)出售,……事实上价值规律所影响的不是个别商品或物品,而总是各个特殊的因分工而互相独立的社会生产领域的总产品;因此,不仅在每个商品上只使用必要的劳动时间,而且在社会总劳动时间中,也只把必要的比例量使用在不同类的商品上。这是因为条件仍然是使用价值”。在论述了社会应该按合理比例进行分工之后,马克思才谈及所谓“另一种意义”,“只有当全部产品是按必要的比例进行生产时,它们才能卖出去。社会劳动时间可分别用在各个特殊生产领域的份额的这个数量界限,不过是整个价值规律进一步发展的表现,虽然必要劳动时间在这里包含着另一种意义。为了满足社会需要,只有这样多的劳动时间才是必要的。在这里界限是通过使用价值表现出来的”。实际上,“另一种意义”是指某种使用价值在社会总劳动时间所占的合理的比例。

我们知道,在《资本论》第一卷中,价值从而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舍弃掉了商品的使用价值之后的范畴。但是,价值作为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经济关系,“只能在商品同商品的社会关系中表现出来。”商品的个别价值转化成社会价值的前提是该产品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满足别人的某种需要,因此它才能在社会中进行交换。虽然在第一卷中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规定舍弃掉了商品的使用价值的追问,但是,使用价值显然是以一种隐性的话语存在的,也就是说,社会使用价值是单个商品的价值决定的隐含着的内在规定性的前提条件。所谓“社会使用价值”,按照《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的解释,就是“要为别人”生产的,以满足别人需要的使用价值,以与满足自身需要的使用价值相区分。而何谓社会需要?就是与自己需要相对立的、别人的需要,才是社会的需要。不难看出,商品的社会使用价值与社会需要,是一个问题的两个用语。只要承认社会使用价值是商品“价值决定的前提”,必然承认社会需要也是商品的“价值决定的前提”。在《资本论》第三卷,马克思说,“在这里,社会需要,即社会规模的使用价值,对于社会总劳动时间分别用在各个特殊生产领域的份额来说,是有决定意义的。但这不过是已经在单个商品上表现出来的同一规律。也就是,商品的使用价值,是它的交换价值的前提,从而也是它的价值的前提。”因此,我们发现,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两种含义在其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所不同的是:在生产过程中单个商品的价值决定前提是社会使用价值,而总量商品的价值决定前提是社会需要的量。因此,在现实生活中,要考察商品价值在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中如何决定和如何实现,就必须从两种含义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统一中作具体分析。正是在具体分析中,马克思指出的:“要使一个商品按照它的市场价值来出售,耗费在这种商品总量上的社会劳动的总量,就必须同这种商品的社会需要的量相适应,即同有支付能力的社会需要的量相适应。”由此说明了,一个商品的市场价值,不仅表现为一种个量规定,而且是一种总量规定。这就明确地指出了两种含义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共同决定商品的价值。


尚无人评论
久久66热人妻偷产精品,免费网禁呦萝资源网,中文字幕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亚洲一本aa午夜在线